<p id="zbddb"></p>
    <noframes id="zbddb"><ruby id="zbddb"></ruby>

      <ruby id="zbddb"></ruby>
      <pre id="zbddb"></pre>
      <p id="zbddb"><cite id="zbddb"></cite></p>
      <pre id="zbddb"></pre>

        <pre id="zbddb"></pre>

        掛牌上市PE/VC業績受挫 融資受限機構“抱腿”雙創債

        2019-05-07 14:44:14
        ?????? PE/VC行業在2018年體會了什么是真正的“資本寒冬”。

          隨著年報季的結束,通過上市和新三板掛牌私募股權投資機構的信息披露,能夠一窺私募行業在去年都經歷了什么。

          第一財經記者統計了12家在新三板掛牌的PE/VC,以及魯信創投(600783.SH)、九鼎投資(600053.SH)等上市公司發現,三分之二的上市掛牌投資機構去年業績出現同比下滑,基金管理收入和投資收益普遍下降。

          受減持新規、資管新規、IPO審核收窄、金融去杠桿、二級市場大跌等因素疊加,PE/VC遭遇“募資難”和“退出難”,募資和投資能力向頭部機構集中,行業進一步兩極分化。

          由于融資受阻,越來越多掛牌上市投資機構選擇借用雙創債募資,雙創債期限長達5年,利息也低于向LP的融資成本,因此受到創投的青睞。但并不是所有投資機構都有資格發債。

          掛牌上市PE業績受挫

          年報季已經結束,從披露情況看,魯信創投去年管理費收入僅343萬元,較2017年大幅減少81%,公司在管的兩只主要基金到期清算后,未能補上缺口,去年新增實繳管理資金只有7億元。

          九鼎投資的管理費收入也同比減少,從2017年的2.29億元減少到2018年的1.58億元。

          “管理費收入減少意味著基金管理規模和募資能力下降了?!敝Z承投資顧問陳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一輪調整后,去年未掛牌上市的中資、外資的投資機構募到了大量的資金,掛牌上市機構募資反而減少,說明行業的投資能力出現明顯的分化?!?/span>

          2017年以來,私募行業出臺了一系列整改規定,提高了私募基金的合規要求和準入門檻,而減持新規落地大大拉長了投資機構退出的時間。

          去年,資管新規出臺限制了銀行理財資金進入一級市場,加上IPO審核收窄、金融去杠桿、二級市場大跌等因素疊加,PE/VC遭遇“募資難”和“退出難”。

          清科研究中心報告顯示,中國股權投資行業在募資端出現6年以來首次募資規模下降,2018年全市場募資總額1.33萬億元,同比減少25.6%。退出方面,行業也出現6年來投資項目退出案例數量的首次下降。

          通過大量減持上市公司股票,魯信創投、九鼎投資總算保住了公司業績。盡管去年A股持續低迷,但魯信創投通過減持上市公司股票,累計回籠資金3.1億元,幫助公司在營業收入微降的情況下實現歸母凈利潤1.87億元,同比增長三倍。

          而一些在新三板掛牌的知名創投機構就沒有這么幸運。

          在新三板一度領跑的VC機構天圖投資(833979.OC)去年因為持有股票市值大幅縮水,從2017年盈利8.3億元突然變成2018年虧損13.6億元。雖然公司的基金管理費和投資收益變化不大,但是公允價值變動收益為-13.4億元。

          硅谷天堂(833044.OC)則不幸踩雷中弘股份和康美藥業(600518.SH),令資產減值損失激增4億元。去年12月,中弘股份成為A股首個因收盤價連續20個交易日低于1元被強制退市的股票。截至去年年底,硅谷天堂還有2.28億元投資在中弘股份里未能實現退出。

          另一顆“雷”康美藥業去年股價累計下挫58.39%。今年4月30日,公司股價慘遭跌停,收于9.54元。公司在當日披露的年報中突然“擦掉”了將近300億元的現金類資產。硅谷天堂在康美藥業有8億元自有資金投資未收回。

          受此影響,硅谷天堂去年首次陷入虧損,歸母凈利潤為-3.7億元,同比下降204%。

          掛牌投資機構中也有表現良好的選手,同創偉業(832793.OC)、浙商創投(834089.OC)業績在逆勢中保持平穩,信中利(833858.OC)、博信資產(834395.OC)的業績則顯著增長。

          信中利2018年營業收入、歸母凈利潤分別為27.2億元、3.3億元,同比分別增加172%和11%。雖然公司基金管理業務收入有大幅增長,但只貢獻了約2億元,公司更主要的收入是來自游戲業務,子公司惠程科技(002168.SZ)游戲業務收入去年達到15.7億元,增長了30多倍。

          “無論是投資專業性還是風險控制能力、跨越周期的能力,整個國內投資行業普遍不強,包括上市掛牌、頭部的機構也需要提高抵抗市場、政策波動的能力?!?span id="stock_sz000686">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對第一財經表示。

          他認為,今年以來政策、市場的形勢正在發生逆轉,而科創板的出現提供了新的退出途徑,預計首批上市企業會有較高估值,投資機構能獲得較為可觀的收益,但是前幾年一級市場概念泡沫過大,一二級市場估值存在倒掛,投資者需要當心企業上市后破發的可能。

          公開的私募何去何從

          除了要向股東展現好業績,掛牌、上市PE/VC面前的另一大問題是何去何從。

          自從2017年新三板掛牌私募整改完成以來,曾經在定增市場占四分天下的掛牌PE機構一直沒有恢復融資,而上市私募投資機構自從借殼以后也沒有實現再融資。一方面不能融資,另一方面卻要履行嚴格的信息披露義務,并接受公開市場的監管和規范要求。

          “在不能融資的情況下,私募機構需要權衡應該獲取上市地位還是保留私募身份,大部分頭部PE/VC都選擇了后者,保持私有的狀態,在私募市場募資和運作?!标悅ケ硎?,“但上市的金字招牌能讓公司得到更多市場客戶、金融機構的認可,而且上市公司也具有殼價值,得到了就不會輕易放棄?!?/span>

          盡管受到監管密切的注視,一些投資機構依然在追求上市。去年9月,借殼金字火腿(002515.SZ)的中鈺投資因為業績低于承諾而宣告上市計劃破產。

          另一家投資公司東方富海也因為對賭失敗和寶新能源(000690.SZ)分手。不過,東方富海并不甘心,準備追隨九鼎的路線,100%收購光洋股份(002708.SZ)的控股股東。

          既然不能增發股票,掛牌上市PE/VC就開始尋求其他的融資方式。第一財經記者統計發現,創新創業債券(下稱“雙創債”)正在成為越來越多創投機構的融資渠道。

          目前,已經有四家掛牌創投機構發行了雙創債。天圖投資早在2017年就發行了18億元雙創債。

          去年,浙商創投、信中利分別獲準發行3億元、8億元雙創債,目前已經完成了第一期的發行。其中浙商創投完成募集5000萬元,信中利募集了首期3.4億元,資金均用于私募股權投資。另外,硅谷天堂通過子公司也獲批發行3億元雙創債。

          雙創債期限比銀行貸款長,長達5年,利息低于私募向LP融資15%~20%的成本,因此受到創投公司的青睞。今年3月,魯信創投也獲準發行不超過5億元的雙創債。

          “發債金額雖然很小,但我們主要是想積累在發債方面的信譽基礎,為后續拓展中長期優質資金提供渠道支撐?!苯咏韫忍焯玫膬炔咳耸繉Φ谝回斀洷硎?。

          不過,并不是所有的創投機構都有資格發債。

          “發債是有一定門檻的,只有頭部創投機構會符合發債條件,因為一半發債主體要求主體評級在AA-以上,而且還要有AA以上的增信評級,承銷商才能立項?!?span id="stock_sh601555">東吳證券固定收益總部執行總經理胡俊華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他認為,大部分創投企業都屬于輕資產企業,核心資產往往是投資管理的經驗,而且業績波動較大,又以民營公司為主,很難達到發債條件。而債券投資者一般對創投行業不是特別了解,導致他們的投資群體不足。

        不過,發行雙創債并不非要掛牌上市,因此在沒有殼價值的新三板,掛牌顯得十分尷尬。

          據第一財經記者統計,2017年整改前后,已經有7家掛牌PE從新三板退市,三家剝離了基金管理業務,一家轉為直投。去年12月,信中利公告擬從新三板摘牌,不過股票復牌后,現在還沒有下文。

          當年掛牌PE融資時,市場處于估值最高點,市盈率高達100~200倍,如今多數掛牌PE股票都跌破了凈值,股價“腳踝斬”,目前還沒有任何一家掛牌PE承諾以成本價回購定增股票。硅谷天堂的做法是年年現金分紅,已經累計分紅8億元。但今年因為虧損,公司決定以不超過1億元資金,按最多2.2元/股回購股票。

          “對于新三板掛牌PE,摘牌也許是更好的選擇?!标悅ケ硎?,“不過問題在于歷史股東,有了中科招商的前車之鑒,掛牌PE必須和投資者充分協商,如果實在難以解決,那么歷史問題只能交給歷史去解決?!?/sp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