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zbddb"></p>
    <noframes id="zbddb"><ruby id="zbddb"></ruby>

      <ruby id="zbddb"></ruby>
      <pre id="zbddb"></pre>
      <p id="zbddb"><cite id="zbddb"></cite></p>
      <pre id="zbddb"></pre>

        <pre id="zbddb"></pre>

        地方國有創投員工持股跟投新規胎動 人才困局可解

        2019-04-30 15:06:10
        ?????? “現在總算可以不用再擔心業務骨干流失問題了?!?月29日,一家地方國有創投公司負責人張博(化名)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感慨說。

          4月28日,國務院相關部門發布《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方案》,其中提出“支持國有創業投資企業、創業投資管理企業等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類企業的核心團隊持股和跟投”。

          “過去數年,我們一直在向當地國資委等相關部門申請爭取股權激勵試點,但由于缺乏相關政策扶持與操作指引,這項工作始終處于停滯狀態?!睆埐┙榻B,這導致過去數年他所在的國有創投機構始終面臨PE人才流失的窘境。尤其在2017年,數位業務骨干的集體跳槽,一度導致整個國有創投機構項目投資節奏大幅放緩。

          為了盡可能緩解PE人才流失帶來的項目投資判斷能力不足等問題,過去兩年,張博所在的國有創投機構只能采取聯合投資的方式,參與多數項目股權投資。即先由民營創投機構判斷項目的投資價值并作為主投方參與,他們則作為跟投方出資,完成聯合投資。

          “但這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投資方式?!睆埐┲毖?,一方面,跟投額度較少導致項目盈利偏低,未必能滿足當地國資委等相關部門對國有創投機構設定的年利潤增長12%的考核要求,另一方面過度依賴跟投導致國有創投機構自主投資決策能力與投后增值服務日益退化,令國有創投機構最終失去市場競爭力。

          目前,張博打算將此前擱置的股權激勵試點方案再拿出來,趁著《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方案》面世,再次遞交給相關部門審核。

          “若這次股權激勵方案(即國有創投機構員工持股計劃)能獲批,那么我們整個投資管理團隊擬通過增資擴股方式持有20%國有創投機構股權,所有的員工利益與國有創投機構收益徹底綁定,不但無需再擔心PE人才流失問題,甚至員工的工作積極性進一步增強,可能會創造更好的投資業績?!睆埐┱J為。

          業務骨干被挖角

          2012年起,張博開始擔任一家地方國有創投機構負責人。

          多年的投資歷程,讓他深刻感受到國有創投機構與民營創投機構在人才吸引方面的巨大差距。比如民營創投機構的主要收入來自2%管理費與20%超額利潤分紅,因此只要民營創投機構管理資金規模不斷增加,加之業績出色,就擁有足夠高的收入給PE人才開出動輒百萬級別的高薪,相比而言,國有創投公司員工的收入基本是固定工資+年度獎勵,一年能有數十萬收入已經相當不錯了。

          “何況,年度獎勵金額能有多少,很大程度與國有創投機構項目退出時間點與當地國資委等相關部門考核要求有著很大關聯?!币患覈袆撏稒C構投資總監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通常國有創投機構在項目投資初期,是無法從項目獲取足夠高的投資回報,但相關部門的業績考核并沒有因此“慢一拍”。比如當地相關部門對他所在的國有創投機構考核要求是年利潤增速不低于10%,但在項目投資初期,國有創投機構由于項目沒有退出難以達到這個考核要求,因此他能拿到年度獎勵可能不超過六位數,遠低于民營創投機構動輒數十萬的獎勵。

          即便2016年,他所在的國有創投機構因數個項目實現IPO或并購退出,一下子創造年利潤增長逾26%的業績,但當地相關部門鑒于其他國有企業當年業績不夠理想,要求國有創投機構適度壓縮年度獎勵額,避免其他企業“不開心”。

          這位投資總監透露,這導致他多位同事最終選擇跳槽到民營創投機構,因為后者開出的年薪收入比他們在國有創投機構時期高出4-5倍。

          “當時整個國有創投機構高層都覺得特別可惜,這些選擇跳槽的業務骨干經歷多年的投資磨煉,在新材料、消費升級、人工智能、生物醫藥等領域頗有投資見地與眼光,已經創造了數個成功案例?!边@位投資總監直言。

          張博對此深有感觸,因此這些年他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積極說服當地相關部門盡早批復股權激勵試點方案,通過讓投資團隊成員入股國有創投機構部分股權,甚至拿出自有資金參與部分項目的跟投,以此留住PE人才。

          “起初還挺順利,我們數個國有企業股東方都對此表示認同,但在相關部門審批環節,由于缺乏政策指引與操作細則,這件事就被擱置下來了?!彼嘎?,自己特別希望這次能趁熱打鐵——借著《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方案》的政策東風,相關部門能盡快批復這項股權激勵試點方案。

          “否則我真的很擔心,過不了多久,多數多年培養出來的PE業務骨干都被其他民營機構高薪挖走了?!彼毖?。

          配套措施“需跟上”

          張博坦言,盡管《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方案》對國有創投機構員工持股與項目跟投開了“政策綠燈”,但相關的操作細節還有待明確。

          目前,他所在的國有創投機構管理資金規模(凈資產)接近30億元,其中15億元是多年投資利潤的總和。

          “這反而給員工入股的估值帶來新的煩惱?!彼毖?。目前相關部門還在討論,是按公司凈資產作為估值允許員工入股,還是在凈資產基礎上再增加一個溢價率作為企業估值。前者考慮到員工多年給國有創投機構帶來的不菲投資回報,變相給予他們一個相應的“獎勵”;后者則更多從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角度考量。目前他們投資團隊能做的,就是等待相關部門討論得出一個結果,他們再判斷是否按照這個估值價格入股。

          “畢竟,國有創投機構還有一些未上市、未盈利的投資項目需要先精確估值,才能綜合得出整個國有創投機構的客觀公允估值?!彼赋?。

          但在業內人士看來,《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方案》在解決國有創投機構員工入股與項目跟投問題時,還需要細化相關的操作細則,賦予投資團隊更寬泛的自主項目處置權限,從而讓國有創投機構能迅速處理“失敗項目”,避免更大的投資損失。

        上述國有創投公司投資總監指出,并不是每個投資項目都能IPO,國有創投機構的不少“失敗”投資項目只能通過產權交易所股權轉讓渠道實現退出。然而,國有創投的審批復雜流程,一定程度降低國有創投公司投資退出效率。比如國有創投機構需通過產權交易所轉讓一家互聯網公司部分股權,得先獲得集團高層、當地國資委等部門審批,才能落實掛牌出讓與價格談判等流程,耗時至少一年。

          “或許一年前這家互聯網公司股權若能迅速套現,至少能拿回1000萬元,但一年后由于這家企業業績一蹶不振,只能賣500萬元了。這等于整個國有創投因流程審批問題虧了500萬元?!彼赋?,若投資團隊在入股國有創投機構后,能擁有權限迅速處理這些“失敗項目”,不但能減少國有創投機構的投資損失,也讓自己的股份收益不會因此出現縮水,實現雙贏的結果?!安贿^,這主要取決于相關部門是否愿意放寬項目處置審核的權利,還需要國家出臺相應的績效考核配套措施加以引導?!?/span>

        ?